暴力是原罪!电竞入奥和平精英辅助渺茫 巴赫直呼"杀人游戏"

更新时间:2022-08-01

“作为奥委会主席,他的说法确实代表了许多民众对电竞游戏中的暴力元素的憎恶和担忧。他的话还是有值得商榷的地方,譬如拳击、摔跤、跆拳道、击剑这些奥运项目其实也都含有强烈的暴力元素,在竞技中造成身体伤害的可能性比也远大于电竞。”

中国青少年宫协会儿童媒介素养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张海波也持相近看法。在他看来,卡盟,网络游戏已经逐渐成为孩子娱乐的主要方式。“网络游戏和任何一个网络产品一样,问题在于使用者如何善用。”

这是否意味着舆论开始引导电竞和游戏行业健康的发展?

不过陈江坦言,“暴力因素并不是和电竞不可分割的,而且也是可以淡化、转化、消除的。譬如同样是第一人称射击的对战游戏,《堡垒之夜》就比《绝地求生》的暴力因素要淡化一些,而《Splatoon(喷射战士)》就更加适合全年龄段。”

陈江表示,对于行业的健康发展,他有两条建议:

张海波认为,网络游戏一方面给学习压力较大的孩子一个娱乐和释放的空间;另一方面也会导致孩子玩游戏时间过长,并有可能受不良内容影响。

《人民日报》采访了游戏制作人、游戏研究学者和教育专家等,与他们探讨了三个方面的问题:指导孩子玩网游时如何不影响亲子关系?网游出品方在供给端如何把管控做到位?怎样在趋利避害的原则下更好驾驭网游?

刚刚结束的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上,电竞作为表演项目已经圆满结束。但是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亚运会闭幕式媒体会上明确表示,现在还无法确定电竞能否以及何时会被奥运会纳入。

一是对游戏玩家的总在线时间进行统计,并以此评价对企业的税收。

他呼吁电竞分级,“电竞分级是势在必行的——虽然执行起来也不容易(甚至不可能做到十分理想),但比不分级而言还是要好很多。”

国内舆论态度正在转变

继9月4日发文称“防的是沉迷,而非网游”之后,9月5日人民日报又刊登了《怎么玩才健康 玩什么才恰当》的文章,继续探讨网络游戏防沉迷的问题。

“这需要家长和孩子建立合理的娱乐生活规则、政府部门出台游戏内容分级制度、企业建立防沉迷系统、学校加强教育引导。”

电竞分级势在必行

陈江上学期在北大开设了《电子游戏通论》课程,从理论上研究电竞产业,得到了北大学子们的欢迎。陈江也坦言,暴力元素的确是电竞的原罪:

“暴力是电子游戏的基本素材之一,与其可以并列的还有策略、娱乐等。在玩家、游戏厂商逐渐习以为常的同时,卡盟,旁观者们越发忧心忡忡,这是自然而然的。”

一类洗去暴力因素和商业因素,更贴近于传统奥运项目,走向奥运;

针对这一热议,记者采访了首位在大学开设电子竞技课程的北大信息科学技术学院陈江副教授,他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电子游戏业自从在西方诞生的第一天起就被挂上了“暴力” “色情” “浪费时间” 的标记,而这个问题在传统体育中几乎不存在,因此巴赫的“杀人游戏”的表态也的确代表了体育界一部分人的看法。

“所以,鼓励发展低伤害而高娱乐价值、高功能价值的游戏,而对利用人性弱点来提升用户人数和活跃度的游戏进行抑制,宏观上是利国利民的。”

巴赫甚至直接称电竞为“杀人游戏”,他的一番表态,几乎给电竞入奥宣判了“死刑”。

首位在北京大学开设电竞课程的北大信息科学技术学院陈江副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但另一方面,目前的主流电竞游戏大多数的确是打打杀杀的,甚至一些非电竞的3A游戏以画面的血腥逼真度为卖点。”

一类则不受此限制,而尽力发展活跃用户数量、提高观赏性和商业价值,从而凝结成单独的(甚至可跟奥运会竞争的)全球性赛事。

暴力是电竞的原罪

二是建设统一的国家级游戏入口,和平精英辅助卡盟,以便真正把青少年玩网络游戏的详细数据纳入监管之中。

陈江预测,对于未来的影响,可能导致电竞的发展出现两个方向:

中国青少年宫协会儿童媒介素养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张海波表示,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往往是因为亲子关系存在四类问题:“不了解”、“差关系”、“缺引导”和“坏示范”。家长把持网络控制权,或者直接把网络、手机扔给孩子都不是真正的教育。

对于此前媒体对于电竞和电子游戏多加鞭笞的态度不同的是,《人民日报》最近多次鼓励电竞,发文表示“不宜把游戏视为洪水猛兽、一禁了之,应该帮助孩子选择适合的游戏”。

admin